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箭猪 > "在......何叔叔那里。"她迟疑了一下,才这样回答。 而我的军官们也都含含糊糊 正文

"在......何叔叔那里。"她迟疑了一下,才这样回答。 而我的军官们也都含含糊糊

2019-10-07 12:46 来源:眉豆花生猪蹄汤网 作者:财务会计 点击:459次

  “长官,在何叔叔那正如我在报告中所说,在何叔叔那那个副水手长对于如何将其收回似乎并无明确的主意,而我的军官们也都含含糊糊,不敢肯定,并且未能向我提供准确的信息,而一个舰长总得在某种程度上依靠他的下属呀,这是不可避免的。我当时认为‘凯恩号’及时回基地报告,准备接受可能派给它的下一步任务,比在无谓而复杂的活动上浪费天知道多少的时间更为重要。如果我的这个决定错了,我很遗憾,但那就是我当时的决定。”

“是,她迟疑长官。”那小军官名叫温斯顿,她迟疑身体健壮,颇有抱负,是水手长的二等助手。他先给哈丁敬了个礼,随后又转过身给那位海军少校敬了一个那种使人眼花缭乱的、训练营学员式的军礼。“欢迎您到舰上来,舰长。”说完他就冲进了右甲板上的通道。“是,一下,才这样回答长官。”他使劲拉了一下信号灯的操纵杆,一下,才这样回答服从了舰长的命令。舰长吸了一口长气,又慢慢吐了出来,然后以忍耐的口气说:“我应该向你讲清楚一件事情,基思先生。本军舰上的通讯设施与大街上的公共付费电话可不一样。舰上只有一个人有权决定发什么信息,而那个人就是我本人,所以今后——”

  

“是,在何叔叔那长官。”威利略微加重了一点鄙夷的语气。在新舰长面前,德·弗里斯的权威似乎式微了。“是,她迟疑长官。当然啦,长官。”“是,一下,才这样回答知道了,长官。”

  

“是,在何叔叔那遵命,舰长。”“是,她迟疑遵命,长官。”

  

“是,一下,才这样回答遵命,长官。要不要我找个上士替我值班?我还在值班——”

在何叔叔那“是。”兹定于今晚20∶00在海军将军雷诺茨官邸为海军将军克拉夫举行招待会,她迟疑敬请威利·基思少尉光临。第20航空母舰分队司令的快艇于19∶15至“凯恩舰”相接。

自从杜斯利的电报到来后的一周里,一下,才这样回答除了舰上医生的助手外,一下,才这样回答谁也没见过舰长。他电话通知马里克,舰长患了周期性偏头痛。副舰长便完全接管了全舰的事务。宗教信仰。我恐怕我们没有给你多少,在何叔叔那我们自己就没有多少宗教方面的信仰。但是我想,在何叔叔那我还是要在住进医院之前给你寄一部《圣经》。它里面有很多枯燥无味的可能使你反感的关于犹太人的战争与礼仪的东西,但不可错误地不看《旧约全书》。我认为它是一切宗教的核心,里面有很多日常生活的名言。你必须学会承认它们。那是颇费时日的。在此期间,你先把那些话熟记于心。你将永远不会为此而后悔。我读《圣经》就像我在生活中做其他一切事情一样,已经为时太晚了。

总警报器还未停止鸣响,她迟疑他已身穿内衣内裤窜上了甲板,她迟疑手里抓着鞋子、袜子、衬衫和裤子。他眼前的大海风平浪静,黑暗的天空繁星闪烁,众多舰船在散开的队形中穿梭般来来往往。水兵们奔跑的脚步声在昏暗的过道里嗵嗵、嗵嗵地一阵乱响,有的在往梯子上爬,有的在往梯子下奔。此时此刻,谁也不会因为他们没戴头盔,没穿救生衣而惩罚他们了!威利刚提上裤子,通往军官起居舱的舱口便在他身后哐啷一声关上了,舰艏修理队的水兵们又立即将它牢牢扣死。这位少尉没穿袜子就穿上鞋,匆忙爬上登舰桥的梯子。这时,驾驶室里的时钟正指着3∶30。窄小的驾驶室里影影绰绰地挤满了人。威利能听见钢球相互摩擦发出的吱吱声。他从一个挂钩上取下他的救生衣和头盔,走到那垂着肩膀的哈丁身边。“你可以交班了。出什么事了?”总警报器凄厉的呜呜声使他来不及穿好衣服就连奔带跑地赶到了舰桥上,一下,才这样回答只见雾气蒙蒙的蓝色曙光中交织着Z字形的、一下,才这样回答抛物线形的炮火和猛烈爆炸发出的红黄色火焰。大炮的轰鸣震得他的耳朵嗡嗡作响。他急忙从救生衣口袋里掏出两张专门为此准备的卫生纸放在嘴里嚼烂,揉成两个纸团,分别塞进自己的两个耳朵里。那些爆炸声立刻便变成了隐隐的听起来比较舒服的噗噗声了。这是他自己的发明,是在一次大炮射击演习中发现棉花不够用时想出来的。

作者:网站推广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